CDEC2020 搜索 导航菜单

疫情下的“野味” 有商家转场网络挂靠资质“洗白”

[摘要] 海宝湾水产市场内,一店主现场宰杀蛇类,店主并未佩戴口罩。 海宝湾水产市场内,多家私售 野味 的店铺表面上为水产店铺。 1月22日中

海宝湾水产市场内,一店主现场宰杀蛇类,店主并未佩戴口罩。

海宝湾水产市场内,多家私售“野味”的店铺表面上为水产店铺。

1月22日中午,佛山海宝湾水产市场进出车流人员密集,包括店主在内,大部分未戴口罩。A08-A09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刘浩南

海宝湾水产市场内,弘记农副产品店店主面包车后藏有野生猪獾和土拨鼠

弘记农副产品店店主派发名片注明出售野生动物种类。

疫情下的“野味” 有商家转场网络挂靠资质“洗白”  记者暗访出售食用“地下链条”,有些藏身海鲜市场,宰杀加工一条龙;专家称非法交易猖獗须加强监管

武汉疫情持续。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表示,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来自武汉一家海鲜市场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并且病毒存在变异的可能,疫情有进一步扩散的风险。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也分析称,根据流行病学分析,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来源很大可能是野生动物,比如竹鼠、獾等。

目前,华南野生动物批发市场已经在1月1日休市整治,禁止人员进出并进行严格消毒。而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当地不少“野味馆”已经停业,但也有商家邀请顾客正月后再来。

新京报记者追踪野生动物售卖及食用产业链发现,大量跨区域的非法交易仍然存在。广东省佛山市一处海鲜市场内,也暗藏“野味街”,外地收购后运至市场出售,甚至可以提供订货、宰杀、加工一条龙服务。

武汉多家野味馆被封 有商家称等正月后

“没有了,没有了。”当问起野味,店主王强(化名)赶紧截住记者话头。他在武汉起义门生鲜市场一家禽类档口经营多年。跟以往不同的是,今年一纸封条提前20天结束了他的春节生意。

附近多家档口老板告诉记者,在起义门生鲜市场经营野味的有包括王强在内的三家店。1月22日下午,记者看到这三家店在市场最后排,位置相对隐蔽,门上均已贴上暂停经营的封条。

“以前他们这里可以买到野猪肉、野兔、野刺猬和蛇肉等野味,都是偷偷地卖,疫情出现以后就不让干了。”旁边一家店铺的老板说。其中一家店铺里,还可以看到大堆的铁笼子用布遮挡着。一家“野味王”的老板也表示,“年前没有货,我们已经回老家了”。

2012年,武汉森林公安曾在起义门生鲜市场查获一批野生动物,包括99只活刺猬、30只活鹧鸪、2只冰冻鳄鱼掌、2只冰冻梅花鹿和1头野猪。据店主供述,刺猬来自外省农民捕获,其他野生动物则是在华南海鲜市场批发的。

但在另一家经营鹌鹑蛋的档口,一位老板表示自己有野鸡和野鸭,“28块一只”。“鸭子是洪湖的,野鸡是山上捉的”。记者在冰柜里看到数量不多的冻体野鸡和野鸭。“你再来晚一点就没有了,3点市场就要清理,所有店铺都要关”。

1月21日,湖北省林业局发布消息称,武汉市森林公安局共抽查6个野生动物养殖场所和8家农贸市场、花鸟市场,均未发现有野生动物、野活禽交易。1月22日,国家卫健委表示,将严格武汉农贸市场管理,禁止活禽销售,严禁野生动物和活禽进武汉市。

在武汉白沙洲上的几家农庄经营者也告诉记者,今年取消了年夜饭,农庄提前歇业。“你要吃野味也可以,不过得等正月过后再来。”一家名为乡村野味馆的经营者林泽强(化名)说。

据他介绍,往年每到春节就是野味热销的时候,年夜饭都要提前订,但今年“查得太严”。该店经营的野味小到野生斑鸠、野兔,大到野猪肉、穿山甲都有。“我们这种是从黄陂山区运过来的,绝对的野味。”林泽强说。每桌野味菜价格不等,有一两千的,也有上万元的。

佛山海鲜档口偷卖果子狸、猪獾等

事实上,记者近日调查发现,野生动物的私售、食用“地下”产业链形成已久。在武汉疫情持续的当下,仍有不法商贩提供“一条龙服务”。

1月22日中午,佛山气温接近25摄氏度。佛山海宝湾水产市场里除了海鲜的腥味,还有浓烈的禽类气味。

虽近年关,但这家佛山最大的水产交易市场依然熙攘,批量采购的酒家、手挽大袋的散客来往问价。

海鲜市场的外衣下,藏着一条隐秘的野味街。随口询问几句,就有店家把记者指往市场东门的一排店铺,平时,这里至少有5家店铺售卖各式“野味”。记者看到,这几家店铺中两家店铺招牌是水产店,一家店铺是农副产品店。但不难发现,有些店内堆着不少沾满动物粪便的铁笼子。

记者问起“野味”,一位正在剥鸡毛的店主连连摆手,警惕地审视记者及周边环境,之后又小声告诉记者,“(正月)十五以后给我打电话。”

弘记农副产品店则不避讳自己的野味生意。店铺门口摆着六七个铁笼,里面挤满活的鸡、鹅、鸭、鸽子等,店里地面湿滑难行,禽类的异味混杂在湿闷的空气里,刚用完的菜刀被扔在地板上。老板身上沾着鸡毛,与几名店员在门口给鸡去毛。

老板告诉记者,过年期间“野味”查得严,价也高。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老板同意带记者“看货”。

“你运气好,我车上就有。我准备运走的。”店铺外停车场一辆银色小面包车旁,老板扫了一眼周围后,打开车厢。一阵浓烈的动物排泄物味扑来。这辆8座的面包车车厢里,塞了两个1米见方的铁笼,其中一个铁笼里有3只活土拨鼠,另一个关着1只活猪獾。两个铁笼里都放着碟子,碟子上是生鸡肉,车内满是粪便。

老板说,这两种野味都是野生动物,从宁夏和甘肃运来,用面包车拉到市场卖,由于没进食,看起来都呆呆的。至于具体来源,老板拒绝透露。除了这些,老板称还有野生的树熊和东北狸。

“猪獾重约15斤,每斤80元;土拨鼠重约12斤,每斤75元。如果买,我可以帮忙宰杀,加工费每斤25元。”

国记店铺位于东门侧面,除了约20平米的一层店面外,有阶梯可直上2层空间。“不是过年的话,平时还是有的。”国记店铺老板向二楼方向努努嘴。二楼阶梯靠墙存放着约10个空的铁笼。

国记老板告诉新京报记者,店铺开业5年,平时主要销售活禽类,也销售养殖的水律蛇以及蛇酒,但有食客来问的话,也有些“野味”存货,“果子狸、白面狸卖得最多,山猪、竹鼠、黄猄,你要我都可以给你调。”

他称卖“野味”得偷着干,“市场有监管人员定期来查,今早(1月22日)才来过,所以我们一般不放店里。”

运输、宰杀、加工形成产业链

这家市场的地下野味生意,早已形成一条从订货、运输、宰杀到加工的一条龙产业链。

一名常年往返佛山和广州的的士司机告诉记者,早些年广东地区确实有吃野味的习惯,但近年广州中心城区打击野生动物售卖的力度很大,加上非典后市民也更加意识到风险,现在售卖野味的地点散落到更偏远的地方,比如佛山、白云等。有卖野味的店铺为防公安部门查处,只做熟客生意。

国记老板介绍,他们的货源来自广西玉树,从当地农户处收购,需要提前至少一天订货。“你要什么,我给你运过来,我们店里就可以帮你宰好处理好,给旁边饭店做就行了。”

在其报价里,果子狸每只从七八斤到十五斤都有,目前售价为每斤175元;白面狸每只约两斤,售价每斤170元,免费宰杀。由于肉质好,果子狸一直最受食客青睐,“我自己都有吃”。

国记店铺300米外,多家海鲜饭店招牌显眼。然而记者了解后发现,这些饭店也常年帮海鲜市场的顾客加工野味。

一家海鲜美食城的厨师告诉记者,每斤175元的果子狸“买贵了”,属于“过年价”。其称,美食城员工也会在市场买野味来吃,平日果子狸售价约为每斤135元,“过年嘛,又有武汉那事,比平时贵40块左右。”

新京报记者在海宝湾水产市场里发现,市场内有6家海鲜餐厅,其中3家餐厅明确表示,可以提供宰杀或加工“野味”服务,加工费不一。

美食城一位经理介绍,为图方便,从海鲜市场里购买“野味”到店里加工,是很多食客都会选择的方式。顾客带来的“野味”,美食城收取每斤20元的加工费,在厨房宰杀烹饪。

对于野味的种类和来源,经理表示,没有限制,若是较大的“野味”,需要提前几个小时交给厨房处理。

另一家海鲜饭店则对“野味”加工谨慎许多。老板称,他们不接野生动物的宰杀单子,只负责烹饪,“我们也要考虑自己的安全。”她表示,武汉疫情出现后,平日每斤28元的加工费,已经上调到每斤31元。

“武汉的事情我知道,可能只是卫生不好而已,我们都吃了几年了,正规的。”这家美食城的厨师对记者的担心不以为意:“我们年会可能也会吃。”

武汉疫情似乎并没有引起这些野味店的担忧。

在一家同样主打蛇肉及蛇酒制品销售的店铺里,一位店主正持刀剖开一条蛇的腹部,用刀背刮出蛇骨。约十五平方米的店面中间,横放着一张桌子,桌上的砧板有血滴落地面,腥味刺鼻。正忙着宰杀的店主不戴口罩,与顾客闲聊。

记者走访发现,不少店员直接在店内处理野味,也没人佩戴口罩,还有人站在边上观看。

国记老板坦言,自己也知道武汉的事情,“也会有担心,但有人来买来吃,钱还是要赚的。”

网络群组野味交易信息密集

除了线下交易,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在一些网络平台上,野味交易信息也十分密集。

记者以关键词“野味”检索某网购平台后,出现上百条结果。大多以“野味”“纯天然”“正宗山货”为宣传标语,动物种类包括果子狸、竹鼠、娃娃鱼、梅花鹿、鸵鸟、孔雀等。展示图头图大多为一张动物在户外的照片,下面写着带有“野味”的标语,后面几张图片则是剥皮切肉后的照片。在购买评价中,买过的网友留言称,非常新鲜,纯正野味。记者询问多名商家,商品是否“纯野生,非养殖”时,商家未予回复。

其中一家名为“悠果淘旗舰店”的商家,经营着包括“果子狸”在内的众多野味,但其营业执照上并无与“野生动物”相关的经营范围。

1月22日晚上,记者再次打开此网购平台时,发现贩卖的果子狸、竹鼠等野生动物均“已下架”,至于下架原因,截至发稿,商家未予回复。

在某贴吧中也存在众多野生动物交易信息。竹鼠销售吧中,多名网友发帖提供“野生竹鼠”。果子狸吧中,大量“吧友”进行果子狸的交易活动,发文“收购果子狸”,征求诱捕野生果子狸的方法。

此外,记者在QQ群搜索“野味”关键词后,弹出几十个“野味交流群”。群里交流着野生动物贩卖信息,包括果子狸、鳄鱼、孔雀等。也有餐馆老板在群里寻找野味供货商。有人提及最近的武汉疫情,另一群友回复“该吃吃该喝喝,小小肺炎能奈何”。

其中一个卖野味的商家告诉记者,一年中的10月份到年前是野味销量最高的时候,过年期间买野味的人最多,“这几个月做得好的话,一年都不用愁。”他称,野味的进货源主要集中在当地的农贸市场,“不方便给你货源的联系方式,必须有熟人带你过去买。”

提及卖野生动物的开店手续办理问题,该名商家称,“防疫手续非常复杂,要找大型养殖场‘合作’一下,他们会帮你提供各种证件,再找相关部门备个案就行。”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志愿者杨先生称,很多贩卖野味的商户虽然持有《野生动物经营利用许可证》,但往往会超范围经营以及私自捕猎野生动物,“许可证上允许售卖的动物就摆在明面上,其他不允许的会藏起来偷偷地卖。”他称,即便是从正规养殖场引进的动物也可能是野生的。由于养殖成本高,难度大,野生与养殖区别不明显,所以很多养殖场里的动物也是从野外偷抓过来的。

杨先生称,出售的动物需要有《动物检疫合格证明》。而现在很多市面上售卖的“野味”并不具备此证明,“很难判断这些售卖的动物是不是野生的以及是否携带病菌。”

监管缺失致非法交易猖獗

1月22日,国内多个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呼吁民众不要再随便吃野生动物。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表示,近年来,绿发会及志愿者,在全国范围内发现大量的野生动物走私买卖非法猎捕的案例,其中很多出售野生动物的商家,都持有当地的《陆生野生动物经营利用核准证》。以此次华南海鲜市场旁被曝光的“大众畜牧野味”为例,“从网上的图片看,他们的价目单里面有100多种野生动物,但是国家允许经营的野生动物,只有五六十种,所以他们这是严重的违法经营。”

周晋峰表示,国内相关部门在颁发核准证时,存在基础条件有限,标准核验不足,以及监管缺失三个问题。所以很多的持证经营者都是存在问题的,最常见的就是超范围经营,或者出售走私野生动物。

1月20日,“让候鸟飞”还通过微信公号发文指出,让候鸟飞组织的志愿者,5天时间内,在浙江举报了10个手持《浙江省陆生野生动物经营利用核准证》的商贩,均存在长期、公开非法收购、出售来源不明的野生动物。

“野生动物和人工养殖的动物有很大不同,它们在野外是有交流的,会互相传染,所以携带的病菌数量很大,有些病菌对动物没有影响,但是一旦传染给人,就会有危险。”周晋峰说。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博士张劲硕曾在2003年参与“非典”野生动物溯源,并最终与课题组一起指出SARS病毒的源头是蝙蝠,主要锁定在中华菊头蝠等种类上。

张劲硕说,病毒和宿主之间本身就有协同进化的关系,病毒依赖细胞生存,宿主死了,病毒也无法继续繁衍。但是人类打破了这个界限,把本不属于我们的病毒引入到我们的身体,病毒在新的环境下变异、进化,形成新的类型,甚至新种,然后开始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北京急救中心医生刘扬告诉记者,目前,市场上能够吃得到的野生动物,基本上都是非法所得,没有经过国家标准的检验检疫程序,存在很大的安全风险。刘扬称,野生动物身上大多有某些特殊细菌、病毒和寄生虫等。

此外,一些细菌、病毒、寄生虫在野生动物体内并不会产生很大影响或者影响生命,但一旦这种细菌、寄生虫进入人体后,就会引起严重的疾病,很多更是不可治愈的。他称,野生动物与人的共患性疾病有100多种,如果野生动物身上携带此类病毒,又没有经过检测,烹饪时没有完全杀死病毒,人吃下去后很容易染病。

1月22日,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骨干、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王业富告诉记者,人感染病毒的风险来自于宰杀野味过程中,动物携带的病毒会传染到接触人身上。




免责声明: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无法注明来源的情况,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来信: liujun@soft6.com 我们将在收到邮件后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